毕业后一年

jxufe

去年的这个点,约莫我已经打包回家了。记得我是倒数第二个走的,帮室友搬着东西,目送 他们回家,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的,毕竟这两个鸡崽子原本说好了在我后面的才回家的,tmd。

晃眼一年就过去了,不知道周哥是否成了煤老板,谢尼玛是否当上了高官,王尼玛在澳大利亚 有没有被扔鸡蛋。回首过去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飞快。我们都在花儿一样的年纪,走向了不同 方向的道路,我非常希望我们都能在各自的道路上走的一帆风顺,也大放异彩。


微信公众号
关注公众号,获得及时更新

更多文章
  • 来电拦截方案
  • 你好,2021!
  • gRPC鉴权方案
  • Golang里数据库migration方案
  • Android SwipeRefreshLayout左右滑动冲突的解决
  • Android调用gRPC的两个小工具函数
  • Android上结合kotlin使用coroutine
  • gRPC错误处理
  • Java collection的结构
  • 为啥Redis使用pipelining会更快?
  • 通过阳台种菜实现蔬菜自由
  • 从GORM里学习到的panic处理方式
  • Go使用闭包简化数据库操作代码
  • TCMalloc设计文档学习
  • Flask和requests做一个简单的请求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