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后一年

jxufe

去年的这个点,约莫我已经打包回家了。记得我是倒数第二个走的,帮室友搬着东西,目送 他们回家,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的,毕竟这两个鸡崽子原本说好了在我后面的才回家的,tmd。

晃眼一年就过去了,不知道周哥是否成了煤老板,谢尼玛是否当上了高官,王尼玛在澳大利亚 有没有被扔鸡蛋。回首过去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飞快。我们都在花儿一样的年纪,走向了不同 方向的道路,我非常希望我们都能在各自的道路上走的一帆风顺,也大放异彩。


更多文章
  • 2019年就要结束啦!
  • 为什么要使用gRPC?
  • Matebook X Pro 2019安装Debian 10
  • ArchLinux忽略某个包的升级
  • SQLAlchemy使用主从与数据库autocommit
  • Blackbox禁用IPv6
  • 预防缓存击穿
  • Go 1.13的errors挺香
  • flutter开发体验汇报
  • 自己封装一个好用的Dart HTTP库
  • Flutter应用启动后检查更新
  • Grafana Gravatar头像显示bug修复
  • flutter中使用RESTful接口
  • Vim YouCompleteMe使用LSP(以dart为例)
  • flutter webview加载时显示进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