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后一年

jxufe

去年的这个点,约莫我已经打包回家了。记得我是倒数第二个走的,帮室友搬着东西,目送 他们回家,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的,毕竟这两个鸡崽子原本说好了在我后面的才回家的,tmd。

晃眼一年就过去了,不知道周哥是否成了煤老板,谢尼玛是否当上了高官,王尼玛在澳大利亚 有没有被扔鸡蛋。回首过去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飞快。我们都在花儿一样的年纪,走向了不同 方向的道路,我非常希望我们都能在各自的道路上走的一帆风顺,也大放异彩。


点击订阅我的Telegram Channel获取实时推送
上一篇:Golang log库 源码阅读 下一篇:ansible 简明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