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后一年

jxufe

去年的这个点,约莫我已经打包回家了。记得我是倒数第二个走的,帮室友搬着东西,目送 他们回家,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的,毕竟这两个鸡崽子原本说好了在我后面的才回家的,tmd。

晃眼一年就过去了,不知道周哥是否成了煤老板,谢尼玛是否当上了高官,王尼玛在澳大利亚 有没有被扔鸡蛋。回首过去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飞快。我们都在花儿一样的年纪,走向了不同 方向的道路,我非常希望我们都能在各自的道路上走的一帆风顺,也大放异彩。


更多文章
  • 这些年,我们错过的n个亿
  • 给Linux用户的FreeBSD快速指南
  • 旧电脑也不能闲着:家用备份方案
  • 将SQLite的数据迁移到MySQL
  • Linux托管Windows虚拟机最佳实践
  • 为什么gRPC难以推广
  • 关于ORM的思考
  • MySQL指定使用索引(使用索引提示)
  • QT5使用GTK主题
  • 搭建samba服务器
  • ssh时自动运行tmux
  • ufw简明教程
  • zerotier简明教程
  • 提取kindle笔记
  • 一个Golang gRPC握手错误的坑